脑洞清奇,没皮没臊


母鸡说过,母鸡很想给大家下好吃的蛋,但是如果你碰巧吃了个坏蛋,那么母鸡也只能抱歉的说一句,对不起

【喻黄】天台上……有龙

【喻黄】天台上……有龙




阅读提示

高举社会主义旗帜的历史系教授喻文州×甩着带有人类历史长河的古科学魔法尾巴的龙族黄少天

人×兽我做不到所以一定是人×人……

这个时期我都炖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实打实的少天肉……不信你看

哈哈哈哈哈哈哈……

治愈向傻白甜

cp主喻黄,有双花

脑洞大的突破天际……


以上ok?!

那就继续!!


1.



"喻老师……天台上……有条龙……你知道么……"

这是12岁的卢瀚文搬到这栋楼之后,见到喻文州说的第一句话。

可把喻文州吓得心里一咯噔。

"瞎说什么呢这孩子,喻老师对不起啊小卢最近小说看的有点多。"卢妈妈一边揉着卢瀚文的头一边跟喻文州道歉,卢瀚文左扭右扭的躲开卢妈妈的手。

"哈哈,没关系没关系,小孩子嘛,小卢喜欢看什么可以来找我借啊,我这里是除了书什么都没有哈哈。"

"喻老师真是文化人,不愧是教授,家里藏书就是多。"

"过奖过奖,也就是闲来无聊经常看看而已。"

喻文州和卢妈妈一句接一句,卢瀚文在边上站着,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说,时不时抬头瞄一眼电梯方向。

一脸的好奇。

喻文州心里又是咯噔一下。

"啊时间不早了,小卢该饿了。喻老师晚上没事的话,下楼来我们家吃饭吧,以后就是邻居了,有的是麻烦老师的事情。"

"谢谢,不用这么麻烦,我晚上有约了,以后也请多多照顾。我一个人住,没什么不方便的,小卢常来玩啊。"喻文州对卢瀚文笑了笑,卢瀚文在开小差,过了2秒才反应过来,礼貌的说了句谢谢喻老师。

喻文州把这对母子送到了楼梯口。卢家三口子今天刚搬来,正巧住在喻文州楼下,喻文州住25层,他们住24层。这里地段不是很好,市郊大学园区的边缘,所以这两层总共6间公寓也就只住了喻文州一个人,加上今天搬来的卢瀚文一家,也才两户。

母子两个刚走了几阶楼梯,就听到身后脚步声传来,回头一看,正是喻文州。

"刚才忘记跟你们说了,这栋楼天台没有防护栏,物业也不来修,我就把天台锁起来了,不然实在太危险。如果维修太阳能之类的需要上天台,可以来找我拿钥匙。大姐让小卢别上去玩,前几天刚看到新闻,就是小孩子乱跑然后……"

"哦哦哦真是太谢谢了!喻老师想的真是太周到了,小卢听到没,千万别上去啊!"卢妈妈听喻文州的话,句句上心,立刻警告身边的卢瀚文。

看着这对母子走进了家门,喻文州才走上楼。

没有换鞋进家门,打开门后踮着脚踩进客厅拿了包东西就出来了,关上门。没往电梯走,侧身进了楼梯通道。再往上,那里是天台。

喻文州将钥匙捅进拳头大的铁锁,转动了几下,把打开了的门锁放在口袋里,轻轻的推开了门。

噗。

还没看清天台的瓷砖就被一大坨东西糊了一脸。

"靠靠靠原来是喻文州啊你进来什么都不说吓我一跳还以为是陌生人,我差点就飞出去了啊啊啊,你看看我翅膀都没长好如果就这么飞出去的话翅膀会不会断掉啊……"

喻文州叹了口气拨开了脸上的黑布,眼前2米多高的生物在面前蹦哒。

眼前是一种古老的生物,通体包裹着淡蓝色的鳞片,关节处坚硬的骨突,膜翅微微煽动,金色的瞳孔有着深邃隐秘的美,高贵不可侵犯的气势。在不同地区的神话中均有记载,是力量的巅峰,最完美的个体——龙。龙一直被认为是传说中的生物,存在不可考。喻文州曾经研究过关于神话中龙的课题,得出的结论也是当时统治者的手笔。

不愧是高贵的龙族,即使他在你眼前蹦哒,你还是会发自内心的产生敬意。

喻文州撕开了一杯双皮奶,龙闻着味儿就四脚着地同手同脚的跑过来了。

不愧是高贵的龙族,即使他在你眼前毫无形象的吸溜双皮奶,你还是会发自内心的产生敬意。

捡起地上的黑布,掸了掸上面的灰尘,准备给吃双皮奶的龙披上。喻文州比划比划,觉得有点不对劲。

"黄少天,你……长胖了呢……"

"我还在发育啊,你看,我鳞都没长齐。"黄少天腾出一只爪子指了指自己的背后,鳞片软绵绵的包裹着淡粉色的肌肉,清晰可见其中青色紫色的血管。

喻文州摸了一会黄少天的翅膀,拍了拍,动作特像养猪的师傅拍着自家猪仔,满意的点了点头,给黄少天披上了黑布取暖。

"喻文州你笑什么……看起来特别的微妙……"黄少天捧着杯子回头看到的就是喻文州嘴角勾起来的样子。

"长势喜人。"喻文州坐到比较干净的瓷砖上,削起了苹果,"才几个月已经长这么大了。"

"那是那是!!虽然记得的东西不太多,但是我印象里……好像出壳半年就会有变化……记不清是什么变化了……"黄少天舔着杯子,长长的舌头在杯子里转着圈。

喻文州用刀戳着一块白白嫩嫩的苹果示意黄少天过来吃,黄少天嘴一张一闭,嚼了两口吐出半截刀片,喻文州无奈的用半截水果刀切剩下的苹果。


半年前,喻文州跟考古系的王杰希教授去了一个据说湖底捞出西周陶片的乡下。

当时正好是暑假,两个人手上都没人能使唤。王杰希带着各种家伙,全装备上活像倒斗的,还没出火车站检票就得先进公安局喝茶,琢磨琢磨把喻文州的车开出来了。快马加鞭的赶过去一看,陶片哪儿是西周的明明是上周的。

回程的时候两个人就轻松多了,两个文科男决定享受人生。不从高速走了,一路上大小城市都蹿进市区兜一圈,有朋友的地方就找找朋友,没认识的人就去吃小吃,回程整整开了一个星期。

最后一天晚上,已经开到了城北郊区,王杰希收到了大弟子高英杰的短信,立刻就打开笔记本查看电子邮件,敲打键盘的手几乎出现了残影,一大一小的两只眼睛严肃的盯着屏幕。喻文州开着车,余光一直注意着王杰希的屏幕。

突然哐当一声,整个车子猛的一震。

喻文州连忙一脚把刹车踩到底。王杰希拍上笔记本抓起手电就下车查看,喻文州挂档解安全带一气呵成,一开门就着车门上的应急灯,看到个东西。

"蛋?!"

王杰希围着车绕了一圈,绕回来看到喻文州捧着个鹅蛋大小的东西对着光打量。

"应该就是这个,够坚挺的,蛋白石?"王杰希用手电筒照着蛋。

"不清楚,挺重一个。好像是蛋?有点裂了。"喻文州摸了摸,"应该是蛋,碳酸钙表面的。"

"好像真的是蛋。"王杰希也摸了摸,"那你留着吧,看着像鹅蛋。你压到的,你要负责。"

"你口气就像意外怀孕少女她爸……"

"如果哪个混小子把我女儿肚子搞大了。呵呵。"王杰希比了个砍脖子的手势。

"首先你得有女朋友啊王教授。"喻文州把蛋塞到了后座的靠垫堆里,擦了擦手心的汗,重新坐上了驾驶座。


王杰希直接回了学校,考古器材让喻文州帮他保管几天。喻文州搬东西的时候摸到了蛋。蛋裂的地方已经有点湿润,看着挺心疼的,喻文州用胶带粘住了裂开的地方,把蛋用掌心捂着带回家,准备在网上查查资料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动物的蛋。

洗洗睡吧。

喻文州把蛋放到了冰箱保鲜柜里,准备明天带给生物系的老师看看。

这一觉睡的一点也不踏实。

一个晚上做的梦跟西幻电影差不多。

单身汉喻文州打着哈欠起床做早饭,看到冰箱里有只鸡,炖锅鸡汤吧。

枸杞,山药,小葱,银耳……一把扔进炖锅跟鸡一起小火慢炖。

做完这些,喻文州就去刷牙了。

刷牙的时候,总觉得什么不对。

喻文州想起来的时候差点一牙刷戳喉咙里。

"我没买鸡啊?!!!!!!"



tbc

-----------




好想吃鸡……
好想喝鸡汤……

评论(31)
热度(145)
© 塞三腿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