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没皮没臊


母鸡说过,母鸡很想给大家下好吃的蛋,但是如果你碰巧吃了个坏蛋,那么母鸡也只能抱歉的说一句,对不起

【喻黄】天台上……有龙2

【喻黄】天台上……有龙2



阅读提示

高举社会主义旗帜的历史系教授喻文州×甩着带有人类历史长河的古科学魔法尾巴的龙族黄少天。

治愈向傻白甜

一锅肉【真的肉】

主喻黄,其他cp即将上线

以上ok?

那就继续!!



2.

喻文州冲进厨房,关火,揭开锅盖,一只脱了毛的粉色肉鸡飘在锅里,一边扑腾一边叽叽的叫。

捞出来之后用凉水洗一洗肉鸡虚弱的趴在喻文州的手上,头动都不动一下,之后喻文州开了温水冲完正面冲反面,翻来覆去发现这只鸡有点不一样。

"你怎么……有尾巴?"喻文州好奇的摸了摸肉鸡屁股上的一根细长条,粉粉嫩嫩的。

"不会是……生殖器吧……"喻文州刚说完,肉鸡用尾巴抽了他不安分的手。

"手……拿开……别……乱……摸……"

喻文州听到一个细小的声音,尖尖的,软绵绵的。

咦。

咦咦。

刚才说话的……是这只鸡?!!

喻文州教授(文科)仔细的看着这只皱巴巴的粉红色肉鸡。

"开口……说话了?幻觉……么……"

"哟。"还是那个声音,同时肉鸡凸起的嘴明显张合了一下。

"卧槽?"喻文州差点就吓得把手上这坨原本是他早餐的东西扔出去。

肉鸡晃了晃脑袋,缓慢抬起了头。睁开了双眼。

金色的,深邃的,带着让人臣服的力量。

金色的瞳孔在叶型的眼睛中滴溜溜的转了几圈,然后直视着喻文州,喻文州几乎不敢与他对视。

"我叫黄少天刚刚出来就冻成冰块然后被你拎出来烫的都快化了好多东西都不记得了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现在是什么年代这里是什么地方还有我饿了!!"

"你是……什么东西……怎么刚出来……就会说话?"喻文州把黄少天放在桌子上,倒了点准备自己早餐喝的牛奶在盘子里,推给了黄少天。

黄少天用头把盘子顶了回去,伸出大概是爪子的短短的粉色肉突,斜抱着喻文州的杯子喝起了牛奶。

"我是龙,语言是天赋。"黄少天伸长舌头舔了舔杯子下方的牛奶,"人类,为什么我的记忆缺了很多呢。"

我怎么知道啊,喻文州心里想着。"你不是……刚孵化的么……怎么会有记忆?"

"愚蠢的人类。龙的记忆储存在龙骨里,而且只要保留了龙骨,龙就不会死,如果肉体受到了不能愈合的伤,抽出龙骨做个茧就能重生。"

"我的龙骨……少了一段。"黄少天抬了头盯着喻文州。

"你是不是抽走了我的龙骨。"

喻文州立刻摇头,作为一个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唯物主义者,从来没想过龙这种生物的真实存在。在这之前,他一直以为龙骨是猪脊柱,脂肪少肉也少,但煲起汤来非常香。

"没,但我捡到你的时候,你的壳就是裂的。"喻文州直接忽略了自己开车压蛋的经过。

黄少天低下了脑袋,几乎要扎进杯子里,很努力的思索。

"对了你叫什么。"

"喻文州。"

"你养我么?"黄少天突然冒出来一句。

"你好养么?"喻文州忍不住想逗逗他。

"好像……挺好养的……"

"要是不好养呢。"

"我要……"黄少天闭上眼睛想了2秒,"吃掉你。"

"噗……"喻文州看着肉鸡一样的黄少天龙。

真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真的!我记得我很厉害的!"黄少天摇了摇尾巴。

"好的好的我信你……一定要回忆起来啊。"喻文州又倒了杯牛奶给黄少天。


"我好像……没喂你金坷垃吧……"两个月后,喻文州觉得有点不对劲。

两个月前仔鸡大小的黄少天,已经快和喻文州一样高了,背后长出了膜翅,但是骨骼还是很软,皮肤已经开始长鳞片了,现在已经能看出来是蓝色的鳞片。

黄少天正坐在喻文州的电脑前打网游。

"我也这么觉得……现在鼠标完全握不住啊卧槽,喻文州你能换个大点的鼠标么我还在长诶!这么小的鼠标已经快用不了了!"黄少天正在大杀特杀。

黄少天的学习能力极其的强,但是仅限于自己感兴趣的部分,比如网游。虽然也喜欢触摸屏产品,但是自从长了鳞片就再也用不了电容屏了,电容笔又握不住。

网络对面的几位玩家,你们知道自己在被一条龙虐么。

几天后喻文州的学生来喻文州家拿资料差点发现黄少天。

黄少天已经比喻文州高了。

黄少天体长体宽体高都已经超过了门框。

……

喻文州在天台搭了个棚子,里面放上了电脑等黄少天的生活必需品,把黄少天拽出了门又塞进天台期间蹭掉了不少鳞片,黄少天疼的脸都歪了。

大功告成。

会不会被发现?

这栋楼是附近最高的一栋,除非有更高的楼建起来或者黄少天自己作死伸出头到楼下可视范围内,都还是挺安全的。

最近一次惊吓就是新搬来的卢瀚文,一见面就说出了黄少天的藏身处和品种啊呸种族。

应该不是看到的,那是怎么知道的?

虽然也不是没想过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但是喻文州的专业并没有教他这种经验。家里养条龙,应该也是很宝贵的人生经验吧……

走一步看一步吧。


今晚也是一样,喻文州带着食物上楼陪黄少天吃饭玩电脑聊天。但是黄少天却兴致缺缺的样子,虐菜都没提起劲。

喻文州摸摸黄少天的额头看看是不发烧咯是,摸到一大片硬鳞片。

给他盖好被子,关电脑,说晚安。

自己竟然把他当人看了?喻文州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不像是养了个生物,而像是交了个女朋友。

喻文州想着自己硫酸铜色的女朋友,洗完澡关窗拉窗帘睡觉。

这天晚上依然睡得很糟糕,奇怪的梦不断,从半年前开始就一直做的梦。

高耸的雪山,长着鹰脸人身的动物在逃亡。漫天的灰烬,海与天都呈现灰暗的朱砂色,几乎连在一起,巨大的银白色月亮升起,月光下美人鱼靠在码头前的礁石上唱着勾魂曲。自己站在一叶小舟上,只有小舟周围的海水毫无波澜。身旁还有一人,在明亮的月光下清晰可见他的面庞。

黄……少天?

一卷大风刮过,喻文州惊醒了。

一身的汗,风吹的身上凉嗖嗖的。喻文州睡前关了窗户,非常的确定关过了。

喻文州余光看到窗口有一团黑影闪过。

这里可是25楼。

喻文州下床抄起床头被黄少天咬了半截的水果刀。

光着脚走到窗前,猛的拉开窗帘。

眼前一个十四五岁的裸体少年,手扶窗框,张着大腿,跟举着半截水果刀的喻文州面面相觑。


tbc

---------


龙骨汤
壮阳补肾

评论(16)
热度(128)
  1. 竹生北岛 君居南城塞三腿 转载了此文字
    萌cry!
© 塞三腿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