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没皮没臊


母鸡说过,母鸡很想给大家下好吃的蛋,但是如果你碰巧吃了个坏蛋,那么母鸡也只能抱歉的说一句,对不起

【喻黄】天台上……有龙3

【喻黄】天台上……有龙3

阅读提示

高举社会主义旗帜的历史系教授喻文州×甩着带有人类历史长河的古科学
魔法尾巴的龙族黄少天

脑洞大大大大大大

治愈向傻白甜

非人兽

以上ok?!

那就继续!!


3.


"喻文州。"

少年清秀的面庞和梦中人重合在一起。

这张脸就像一把钥匙,开启了很多很多,属于自己的,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背对着月光,金色的头发随风飘动,黄金瞳尤为明亮,金色的瞳仁仿佛能洞悉一切。少年抬起了原本扶在窗框上的一只手。

"喻文州你看!我长小鸡鸡了!!!"

少年耐不住兴奋,用一只手指着胯下,另一只手支撑着蹲在25楼窗户上的身体。

"黄少天你快下来!这里是25楼你要是掉下去牧师都奶不了你!!!"喻文州扔了刀,不敢轻易去拽黄少天,万一一个没拉好喻文州就得直接去抽龙骨了。

"怕什么!!我有那么蠢么!!让你看看我剑圣的风采!!!"说着,裸着的黄少天站了起来,头顶撞到了窗框,脚一滑往后一仰。

黄少天,龙族,年龄不详,出壳180天,卒。

全文终。



怎么可能。

喻文州一瞬爆了手速迅速拽住了黄少天,把他拉进了房间,喻文州没站稳,两个人一起扑倒在地板上。

黄少天正面骑在了喻文州身上。

赤果果的。

喻文州被压的喘不过气儿没心思乱看,黄少天骑在喻文州身上,就这么呆呆的骑着,什么反应都没有。

喻文州看他半天没动静,"怎么了?哪儿受伤了?"

黄少天终于有了动静,挠了挠脑袋。

"剑圣……是什么……好熟悉的称呼……"


如果是别人晚上在喻文州家过夜的话,喻文州一定铺好沙发温柔的道声晚安,然后回自己的房间睡大床。黄少天之前在喻文州家的时候也是这种待遇,长期睡沙发,直到睡不下了去了天台。

但是现在黄少天不是别人,从很久以前开始他就是喻文州的黄少天。

黄少天洗完澡之后喻文州给黄少天套上了自己的衬衫和睡裤,但是身体十四五岁的黄少天才170不到,喻文州身高182。

黄少天穿着喻文州的衣服长出了一大截,衬衫的肩线掉到了手臂处,手掌全部缩在袖子里,抬起手只能看到细小的指尖。衬衫的下摆刚及大腿根,衬衫下穿着肥大的棉质睡裤,光着脚走路的时候都能踩到裤脚。

黄少天拽了拽睡裤的松紧腰带,觉得有点紧,趁着喻文州在柜子里拿枕头背过身的间隙,手起手落飞速脱掉了裤子塞进床底然后钻进了被子里。

喻文州躺上床的时候旁边的黄少天笑的格外灿烂。

"对了,你怎么突然就变人了?"

"180天的时候是脱胎换骨还是怎么样?不太记得了……正好我就能下来住了!天天在楼上风餐露宿的下个雨还得垫高电脑真是太受罪……"

喻文州看了看时间。

"糟!已经四点了!明天还得上班,只能睡3个小时了!"

"晚安晚安!"小小的黄少天缩进了被子里,面朝着喻文州闭上了眼睛。

关了灯之后没多久,黄少天那边就传来了均匀绵长的呼吸声。

看来真的是累了啊。

喻文州现在却一丝丝困意都没有,他现在只想要安安静静的整理思维和心情。

这是上天喻文州带来的第二份礼物。与梦境叠合的,古老荒诞而又真实的记忆,十分的粗略,又直白的令人发指,是自己的,但又不是自己的。

身边这个人,在记忆中一遍遍的被描磨,刻画,沉淀。每一次,都让喻文州印象深刻,更加的生动,闭上眼,脑内便都是他。

也更加爱他。

月光下,黄少天柔软服贴的金色发丝反着光,淡色的睫毛微微颤抖。

喻文州轻柔的撩起黄少天额前的发丝,在他的额头上印上一吻。

"对不起。晚安。"

喻文州帮黄少天压被子,拽的时候黄少天一侧光溜溜的腿露了出来,喻文州叹了口气躺回了自己的位置。

这个时候在另一边,黄少天听到喻文州睡下的声音,眼睛悄悄睁开了一条小缝,看着喻文州的背影,心跳飚到了200。

‘难道喻文州教授有恋童倾向?!!!’


tbc

-----------

玩踩白块儿玩了一天……

你们都能玩到8秒……

我刷了一天最高记录才9秒3……

手残的简直哭出了声……【扼腕自切


评论(22)
热度(103)
  1. 岁月轻狂塞三腿 转载了此文字
© 塞三腿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