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没皮没臊


母鸡说过,母鸡很想给大家下好吃的蛋,但是如果你碰巧吃了个坏蛋,那么母鸡也只能抱歉的说一句,对不起

【喻黄】天台上……有龙1~4

这里是整理了的1~4合集!!修改了一下排版和剧情!看起来应该更方便wwww

第一次,更了,8000字!!【感动的哭出声

阅读提示

高举社会主义旗帜的心十分脏历史系教授喻文州×甩着带有人类历史长河的古科学魔法尾巴的龙族黄少天
本篇种族只有人类和龙族
人×兽我做不到所以一定是人×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治愈向傻白甜he
cp主喻黄,有双花
脑洞大的突破天际……


以上ok?!

那就继续!!


1.



"喻老师……天台上……有条龙……你知道么……"

这是12岁的卢瀚文搬到这栋楼之后,见到喻文州说的第一句话。

可把喻文州吓得心里一咯噔。

"瞎说什么呢这孩子,喻老师对不起啊小卢最近小说看的有点多。"卢妈妈一边揉着卢瀚文的头一边跟喻文州道歉,卢瀚文左扭右扭的躲开卢妈妈的手。

"哈哈,没关系没关系,小孩子嘛,小卢喜欢看什么可以来找我借啊,我这里是除了书什么都没有哈哈。"

"喻老师真是文化人,不愧是教授,家里藏书就是多。"

"过奖过奖,也就是闲来无聊经常看看而已。"喻文州接过了卢妈妈塞过来的一袋香蕉。

喻文州和卢妈妈一句接一句,卢瀚文在边上站着,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说,时不时抬头瞄一眼电梯方向。

眼睛闪烁着光,一脸的好奇。

喻文州看在眼里,心里又是咯噔一下。

"啊时间不早了,小卢该饿了。喻老师晚上没事的话,下楼来我们家吃饭吧,以后就是邻居了,有的是麻烦老师的事情。"

"谢谢,不用这么麻烦,我晚上有约了,以后也请多多照顾。我一个人住,没什么不方便的,小卢常来玩啊。"喻文州对卢瀚文笑了笑,卢瀚文在开小差,过了2秒才反应过来,礼貌的说了句谢谢喻老师。

喻文州把这对母子送到了楼梯口。卢家三口子今天刚搬来,正巧住在喻文州楼下,喻文州住25层,他们住24层。这里地段不是很好,处在市郊大学园区的边缘,所以这两层总共6间公寓也就只住了喻文州一个人,加上今天搬来的卢瀚文一家,也才两户。

母子两个刚走了几阶楼梯,就听到身后脚步声传来,回头一看,正是喻文州。

"刚才忘记跟你们说了,这栋楼天台没有防护栏,物业也不来修,我就把天台锁起来了,不然实在太危险。如果维修太阳能之类的需要上天台,可以来找我拿钥匙。大姐让小卢别上去玩,前几天刚看到新闻,就是小孩子乱跑然后……"

"哦哦哦真是太谢谢了!喻老师想的真是太周到了,小卢听到没,千万别上去啊!"卢妈妈听喻文州的话,句句上心,立刻警告身边的卢瀚文。

看着这对母子走进了家门,喻文州才走上楼。

没有换鞋进家门,打开门后踮着脚踩进客厅拿了包东西就出来了,关上门。没往电梯走,侧身进了楼梯通道。再往上,那里是天台。

喻文州将钥匙捅进拳头大的铁锁,转动了几下,把打开了的门锁放在口袋里,轻轻的推开了门。

啪。

还没看清天台的瓷砖就被一大坨东西糊了一脸。

"靠靠靠原来是喻文州啊你进来什么都不说吓我一跳还以为是陌生人,我差点就飞出去了啊啊啊,你看看我翅膀都没长好如果就这么飞出去的话翅膀会不会断掉啊……"

喻文州叹了口气拨开了脸上的黑布,眼前2米多高的生物在面前蹦哒。

眼前是一种古老的生物,通体包裹着淡蓝色的鳞片,关节处坚硬的骨突,膜翅微微煽动,金色的瞳孔有着深邃隐秘的美,高贵不可侵犯的气势。在不同地区的神话中均有记载,是力量的巅峰,最完美的个体——龙。龙一直被认为是传说中的生物,存在不可考。喻文州曾经研究过关于神话中龙的课题,得出的结论也是当时统治者的手笔。

不愧是高贵的龙族,即使他在你眼前蹦哒,你还是会发自内心的产生敬意。

喻文州撕开了一杯双皮奶,龙闻着味儿就四脚着地同手同脚的跑过来了。

不愧是高贵的龙族,即使他在你眼前毫无形象的吸溜双皮奶,偶尔抬起头看着你,你还是会发自内心的产生敬意。

捡起地上的黑布,掸了掸上面的灰尘,准备给吃双皮奶的龙披上。喻文州比划比划,觉得有点不对劲。

"黄少天,你……长胖了呢……"

"我还在发育啊,你看,我鳞都没长齐。"黄少天腾出一只爪子指了指自己的背后,鳞片软绵绵的包裹着淡粉色的肌肉,清晰可见其中青色紫色的血管。

喻文州摸了一会黄少天的翅膀,拍了拍,动作特像养猪的师傅拍着自家猪仔,满意的点了点头,给黄少天披上了黑布取暖。

"喻文州你笑什么……看起来特别的微妙……"黄少天捧着杯子回头看到的就是喻文州嘴角勾起来的样子。

"长势喜人。"喻文州坐到比较干净的瓷砖上,削起了苹果,"才几个月已经长这么大了。"

"那是那是!!虽然记得的东西不太多,但是我印象里……好像出壳半年就会有变化……记不清是什么变化了……"黄少天舔着杯子,长长的舌头在杯子里转着圈。

喻文州用刀戳着一块白白嫩嫩的苹果示意黄少天过来吃,黄少天嘴一张一闭,嚼了两口吐出半截刀片,喻文州无奈的用半截水果刀切剩下的苹果。


这一点儿也不科学的事儿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这还得从半年前说起。

喻文州跟考古系的王杰希教授去了一个据说湖底捞出西周陶片的乡下。

当时正好是暑假,两个人手上都没人能使唤。王杰希带着各种家伙,全装备上活像倒斗的,还没出火车站检票就得先进公安局喝茶,琢磨琢磨把喻文州的车开出来了。快马加鞭的赶过去一看,陶片哪儿是西周的明明是上周的。

回程的时候两个人就轻松多了,两个文科男决定享受人生。不从高速走了,一路上大小城市都蹿进市区兜一圈,有朋友的地方就找找朋友,没认识的人就去吃小吃,回程整整开了一个星期。

最后一天晚上,已经开到了城北郊区,王杰希收到了大弟子高英杰的短信,立刻就打开笔记本查看电子邮件,敲打键盘的手几乎出现了残影,一大一小的两只眼睛严肃的盯着屏幕。喻文州开着车,余光一直注意着王杰希的屏幕。

突然哐当一声,整个车子猛的一震。

喻文州连忙一脚把刹车踩到底。王杰希拍上笔记本抓起手电就下车查看,喻文州挂档解安全带一气呵成,一开门就着车门上的应急灯,看到个东西。

"蛋?!"

王杰希围着车绕了一圈,绕回来看到喻文州捧着个鹅蛋大小的东西对着光打量。

"应该就是这个,能把车子杠起来,够坚挺的,蛋白石?"王杰希用手电筒照着蛋。

"不清楚,压的应该不是这玩意,要是这玩意儿怎么能不碎?我们两个吃饱了坐车上得有2吨多。挺重一个,好像是蛋?这里有点裂了。"喻文州摸了摸,"应该是蛋,碳酸钙表面的。"

"好像真的是蛋。"王杰希也摸了摸,"那你留着吧,看着大小像鹅蛋,这都不碎。这鸟要是孵出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你要养?"

"你开车压的,你负责。"

"你口气就像意外怀孕少女她爸……"

"如果哪个混小子把我女儿肚子搞大了。呵呵。"王杰希比了个砍脖子的手势。

"首先你得有女朋友啊王教授。"喻文州把蛋塞到了后座的靠垫堆里,擦了擦手心的汗,重新坐上了驾驶座。


王杰希直接回了学校,考古器材让喻文州帮他保管几天。喻文州搬东西的时候摸到了蛋。蛋裂的地方已经有点湿润,看着挺心疼的,喻文州用胶带粘住了裂开的地方,把蛋用掌心捂着带回家,准备在网上查查资料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动物的蛋。

洗洗睡吧。

喻文州把蛋放到了冰箱保鲜柜里,准备明天带给生物系的老师看看。

这一觉睡的一点也不踏实。

一个晚上做的梦又多又杂,一个套一个,魔幻的特别资本主义。

单身汉喻文州打着哈欠起床做早饭,看到冰箱保鲜盒里有只鸡,干脆炖锅鸡汤吧。

枸杞,山药,小葱,银耳……一把扔进炖锅跟鸡一起小火慢炖。

做完这些,喻文州就去刷牙了。

刷牙的时候,总觉得什么不对。

喻文州想起来的时候差点一牙刷戳喉咙里。

"我没买鸡啊?!!!!!!"






2.


喻文州冲进厨房,关火,揭开锅盖,一只脱了毛的粉色肉鸡飘在锅里,一边扑腾一边叽叽的叫。

捞出来之后用凉水洗一洗肉鸡虚弱的趴在喻文州的手上,头动都不动一下,之后喻文州开了温水冲完正面冲反面,翻来覆去发现这只鸡有点不一样。

"怎么……有尾巴?"喻文州好奇的摸了摸肉鸡屁股上的一根细长条,粉粉嫩嫩的。

"不会是……生殖器吧……"喻文州刚说完,肉鸡用尾巴抽了他不安分的手。

"手……拿开……别……乱……摸……"

喻文州听到一个细小的声音,尖尖的,软绵绵的。

咦。

咦咦。

刚才说话的……是这只鸡?!!

喻文州教授(文科)仔细的看着这只皱巴的粉红色肉鸡。

"开口……说话了?幻觉……么……"

"哟。"还是那个声音,同时肉鸡凸起的嘴明显张合了一下。

"卧槽?"喻文州差点就吓得把手上这坨原本是他早餐的东西扔出去。

肉鸡晃了晃脑袋,缓慢抬起了头。睁开了双眼。

金色的,深邃的,带着让人臣服的力量。

不能直视……

金色的瞳孔在叶型的眼睛中滴溜溜的转了几圈,然后直视着喻文州,喻文州几乎不敢与他对视。

肉鸡动了动脖子,突然精神起来了。

"我叫黄少天刚刚出来就冻成冰块然后被你拎出来烫的都快化了好多东西都不记得了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现在是什么年代这里是什么地方还有我饿了!!"

"你是……什么东西……怎么刚出来……就会说话?"喻文州把黄少天放在桌子上,倒了点准备自己早餐喝的牛奶在盘子里,推给了黄少天。

黄少天用头把盘子顶了回去,伸出大概是爪子的短短的粉色肉突,斜抱着喻文州的杯子喝起了牛奶。

"我是龙,嗯……语言是天赋。"黄少天伸长舌头舔了舔杯子下方的牛奶,"人类,为什么我的记忆缺了很多呢。"

我怎么知道啊,喻文州心里想着。"你不是……刚孵化的么……怎么会有记忆?"

"愚蠢的人类。龙的记忆储存在龙骨里,而且只要保留了龙骨,龙就不会死,如果肉体受到了不能愈合的伤,抽出龙骨做个茧就能重生。"

"我的龙骨……少了一段。"黄少天抬了头盯着喻文州。

"你是不是抽走了我的龙骨。"

喻文州立刻摇头,作为一个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唯物主义者,从来没想过龙这种生物的真实存在。在这之前,他一直以为龙骨是猪脊柱,脂肪少肉也少,但煲起汤来非常香。

"没,但我捡到你的时候,你的壳就是裂的。"喻文州直接忽略了自己开车压蛋的经过。

黄少天低下了脑袋,几乎要扎进杯子里,很努力的思索。

"对了你叫什么。"

"喻文州。"

"你养我么?"黄少天突然冒出来一句。

"你好养么?"喻文州忍不住想逗逗他。

"好像……挺好养的……"

"要是不好养呢。"

"我要……"黄少天闭上眼睛想了2秒,"吃掉你哦。"

"噗……"喻文州看着肉鸡一样的黄少天龙。

真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真的!我记得我很厉害的!"黄少天摇了摇尾巴。

"好的好的我信你……一定要回忆起来啊。"喻文州又倒了杯牛奶给黄少天。


"我好像……没喂你金坷垃吧……"两个月后,喻文州觉得有点不对劲。

两个月前仔鸡大小的黄少天,已经快和喻文州一样高了,背后长出了膜翅,但是骨骼还是很软,皮肤已经开始长鳞片了,现在已经能看出来是蓝色的鳞片。

黄少天正坐在喻文州的电脑前打网游。

"我也这么觉得……现在鼠标完全握不住啊卧槽,喻文州你能换个大点的鼠标么我还在长诶!这么小的鼠标已经快用不了了!"黄少天正在大杀特杀。

黄少天的学习能力极其的强,但是仅限于自己感兴趣的部分,比如网游。虽然也喜欢触摸屏产品,但是自从长了鳞片就再也用不了电容屏了,电容笔又握不住。

网络对面的几位玩家,你们知道自己在被一条龙虐么。

几天后喻文州的学生来喻文州家拿资料差点发现黄少天。

黄少天已经比喻文州高了。

黄少天体长体宽体高都已经超过了门框。

……

喻文州在天台搭了个棚子,里面放上了电脑等黄少天的生活必需品,把黄少天拽出了门又塞进天台期间蹭掉了不少鳞片,黄少天疼的脸都歪了。

大功告成。

会不会被发现?

这栋楼是附近最高的一栋,除非有更高的楼建起来或者黄少天自己作死伸出头到楼下可视范围内,都还是挺安全的。

最近一次惊吓就是新搬来的卢瀚文,一见面就说出了黄少天的藏身处和品种啊呸种族。

应该不是看到的,那是怎么知道的?

虽然也不是没想过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但是喻文州的专业并没有教他这种经验。家里养条龙,应该也是很宝贵的人生经验吧……

走一步看一步吧。


今晚也是一样,喻文州带着食物上楼陪黄少天吃饭玩电脑聊天。但是黄少天却兴致缺缺的样子,虐菜都没提起劲。

"怎么了?不舒服?"

"有点……难受……睡一觉就好啦,你下去吧!"

喻文州摸摸黄少天的额头看看是不发烧咯是,摸到一大片硬鳞片。

给他盖好被子,关电脑,说晚安。

自己竟然把他当人看了?喻文州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不像是养了个生物,而像是交了个女朋友。

喻文州想着自己硫酸铜色的女朋友,洗完澡关窗拉窗帘睡觉。

这天晚上依然睡得很糟糕,奇怪的梦不断,从半年前开始就一直做的梦。

高耸的雪山,长着鹰脸人身的动物在逃亡。漫天的灰烬,海与天都呈现灰暗的朱砂色,几乎连在一起,巨大的银白色月亮升起,月光下美人鱼靠在码头前的礁石上唱着勾魂曲,直插海床的水色石牢里,精灵在悲鸣。

自己站在一叶小舟上,只有小舟周围的海水毫无波澜。身旁还有一人,在明亮的月光下清晰可见他的面庞。

黄……少天?

一卷大风刮过,喻文州惊醒了。

一身的汗,风吹的身上凉嗖嗖的。喻文州睡前关了窗户,非常的确定关过了。

喻文州余光看到窗口有一团黑影闪过。

这里可是25楼。

喻文州下床抄起床头被黄少天咬了半截的水果刀。

光着脚走到窗前,猛的拉开窗帘。

眼前一个十四五岁的裸体少年,手扶窗框,张着大腿,跟举着半截水果刀的喻文州面面相觑。




3.


"喻文州。"

少年清秀的面庞和梦中人重合在一起。

这张脸就像一把钥匙,开启了很多很多,属于自己的,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那双眼睛,不再寒冷威严,而是如此令喻文州熟悉。

背对着月光,金色的头发随风飘动,黄金瞳尤为明亮,金色的瞳仁仿佛能洞悉一切。少年抬起了原本扶在窗框上的一只手。

"喻文州你看!我长小鸡鸡了!!!"

少年耐不住兴奋,用一只手指着胯下,另一只手支撑着蹲在25楼窗户上的身体。

"黄少天你快下来!这里是25楼你要是掉下去牧师都奶不了你!!!"喻文州扔了刀,不敢轻易去拽黄少天,万一一个没拉好喻文州就得直接去抽龙骨了。

"怕什么!!我有那么蠢么!!让你看看我剑圣的风采!!!"说着,裸着的黄少天站了起来,头顶撞到了窗框,脚一滑往后一仰。

黄少天,龙族,年龄不详,出壳180天,卒。

全文终。



怎么可能。

喻文州一瞬爆了手速迅速拽住了黄少天,把他拉进了房间,喻文州没站稳,两个人一起扑倒在地板上。

黄少天正面骑在了喻文州身上。

赤果果的。

还粘着一身汗。

喻文州被压的喘不过气儿没心思乱看,黄少天骑在喻文州身上,就这么呆呆的骑着,什么反应都没有。

喻文州看他半天没动静,"怎么了?哪儿受伤了?"

黄少天终于有了动静,挠了挠脑袋。

"剑圣……是什么……"


如果是别人晚上在喻文州家过夜的话,喻文州一定铺好沙发温柔的道声晚安,然后回自己的房间睡大床。黄少天之前在喻文州家的时候也是这种待遇,长期睡沙发,直到睡不下了去了天台。

但是现在黄少天不是别人,从很久以前开始他就是喻文州的黄少天。

黄少天洗完澡之后喻文州给黄少天套上了自己的衬衫和睡裤,但是身体十四五岁的黄少天才170不到,喻文州身高182。

黄少天穿着喻文州的衣服长出了一大截,衬衫的肩线掉到了手臂处,手掌全部缩在袖子里,抬起手只能看到细小的指尖。衬衫的下摆刚及大腿根,衬衫下穿着肥大的棉质睡裤,光着脚走路的时候都能踩到裤脚。

黄少天拽了拽睡裤的松紧腰带,觉得有点紧,趁着喻文州在柜子里拿枕头背过身的间隙,手起手落飞速脱掉了裤子塞进床底然后钻进了被子里。

喻文州躺上床的时候旁边的黄少天笑的格外灿烂。

"对了,你怎么突然就变人了?"

"180天的时候是脱胎换骨还是怎么样?不太记得了……正好我就能下来住了!天天在楼上风餐露宿的下个雨还得垫高电脑真是太受罪……"

喻文州看了看时间。

"糟!已经四点了!明天还得上班,只能睡3个小时了!"

"晚安晚安!"小小的黄少天缩进了被子里,面朝着喻文州闭上了眼睛。

关了灯之后没多久,黄少天那边就传来了均匀绵长的呼吸声。

看来真的是累了啊。

喻文州现在却一丝丝困意都没有,他现在只想要安安静静的整理思维和心情。

这是上天喻文州带来的第二份礼物。与梦境叠合的,古老荒诞而又真实的记忆,十分的粗略,又直白的令人发指,是自己的,但又不是自己的。

身边这个人,在记忆中一遍遍的被描磨,刻画,沉淀。每一次,都让喻文州印象深刻,更加的生动,闭上眼,脑内便都是他。

也更加爱他。

月光下,黄少天柔软服贴的金色发丝反着光,淡色的睫毛微微颤抖。

喻文州轻柔的撩起黄少天额前的发丝,在他的额头上印上一吻。

"对不起。晚安。"

喻文州帮黄少天压被子,拽的时候黄少天一侧光溜溜的腿露了出来,喻文州叹了口气躺回了自己的位置。

这个时候在另一边,黄少天听到喻文州睡下的声音,眼睛悄悄睁开了一条小缝,看着喻文州的背影,心跳飚到了200。

‘难道喻文州教授有恋童倾向?!!!’





4.

黄少天在思考。

喻文州也在思考。

两人半夜三更的躺在同一张床上想心思,都以为对方睡着了。

各自心怀鬼胎。

黄少天胡思乱想了大半宿,终于在太阳升起的时候撑不住睡着了。

喻文州一夜没睡,早上6点半就起来了,从柜子里拿出一份全新的洗漱用品,整齐的放在自己那份的旁边。做好早饭,留了张字条就去学校了。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4点了。整个人蜷在柔软的被子里,刚刚长出的骨节戳着骨突还有些生疼。黄少天摸摸膝盖,从被子里探出个蓬松的脑袋,竖起耳朵听着外边的动静。

静悄悄。

黄少天悄咪咪的摸出了房间。

果然不在!!

黄少天也没穿外套,就光着两条腿满房间的撒欢。

自从长的比门高就几个月没进房间了,现在!!终于感受到家的温暖!!

闹腾一会儿之后黄少天肚子咕咕叫了起来,摸摸肚子黄少天溜达到了厨房。看到了桌子上的三明治,抓起来就咬了几口。一低头看到了手边有张字条。

【冰箱里有吃的,晚上等我回来^_^记住有人敲门的话别开】

黄少天差点噎住。

“喻文州……真的是恋童癖啊……”

这半年来黄少天作为一个除了语言和基本逻辑其他什么都不记得的新生儿,对这个全新的世界充满了好奇。

因为外形的关系,喻文州不可能让一个人高的爬行动物出去逛街,所以黄少天最大的活动范围也就这么大。为了不让黄少天感到无聊,喻文州教会了他一个技能。

上网。

之后一发不可收拾。

龙脑从容量上来说就比人脑大,海马区的活动性尤其强,就是过目不忘。

黄少天用那颗超过人类大脑容量好几倍的龙脑高速学习和记忆着有关于这个世界的一切。

喻文州一开始也像个家长一样经常瞄几眼黄少天在浏览什么网页。后来时间长了,黄少天手速眼速喻文州都不太能跟的上了,也就不怎么管了。

作为一个小孩子嘛,黄少天对网上的任何东西都充满了好奇,点网页也是一个链接套一个链接根本停不下来。

作为一个小孩子嘛,总会对一些羞羞的东西感兴趣的。

机智的黄少天发现喻文州对自己看一些东西挺反感的,牢牢记在了心里。

然后背着喻文州看咯。

有段时间喻文州一开门就看到硫酸铜色的黄少天对着桌面的图标严肃的沉思。

于是黄少天就学到了很多,嗯……的东西。

喻文州偷偷摸摸亲自己的第一反应就是。

喻文州老师有着奇怪的癖♂好,啊。

黄少天又坐在了电脑前,百度告诉自己,遇到这种同居人,不要歧视,要加以开导,用平常心面对……

黄少天深深地记在了脑海里,跟看羞羞的东西要背着喻文州这条一个深度。

咔咔咔

钥匙开门的声音,一定是喻文州回来了。

黄少天一个鲤鱼打挺从电脑椅里爬起来,决心从今天开始用爱感化喻文州让他专心做个人民好教师。

“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

“嗯?”喻文州正在换鞋,一抬头看到小小的黄少天穿着自己大大的衬衫露着两条大腿奔过来。

黄少天难得组织了语言,正准备说出来,突然喻文州的脸凑了过来。

啾。

“饿了吧,我给你做。明天放假,我们出门一趟。”喻文州笑了笑。

“诶?”黄少天抬头看着喻文州,大脑一片空白,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此时楼下。

卢瀚文背着书包站在小区门口,努力的抬头看向楼顶。



tbc

-------------

双花即将上线hhhhhhh

忙了半个月终于活过来了!!!

日更的话俺尽量w

可能图更的更多一点hhhhhh




评论(21)
热度(151)
© 塞三腿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