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没皮没臊


母鸡说过,母鸡很想给大家下好吃的蛋,但是如果你碰巧吃了个坏蛋,那么母鸡也只能抱歉的说一句,对不起

[喻黄]黎明之环

蠢到没药救了……才发现这是博客可以转载的……

链接戳不到直接转载好了……

人设点我头像就能看到了w

唛壳思:

@Seine塞子  脑洞出来的生化危机paro喻黄~


善近身攻击的黄少和主狙击和远攻喻队


详细人物设定可见塞子的人设图和内容插图


都没问题的话请进入下文~


>>>>>>>>>>>>>>>>>>>>>>>>>>>>>>>>>>  


 


 


 


由合金钢板筑成的狭小房间,老旧灯管的启辉器像眼镜蛇般发出嘶嘶的轻响。因为电压不足,光线如苍白的火焰一样跳跃不停。


“少天,这边安全。”


“嗯,这边也是。”黄少天从托枪俯身的姿势恢复成站立状态,顺手给手中的Minimi换上新机匣。他看了看,走向反方向的房间,不知是作为什么用途,房间的入口由一面上下起落的轻型墙面控制。因为废弃太久,墙体内部控制着暗墙的起落架和钢筋被腐蚀殆尽,原本应完全悬置于空中的暗墙已摇摇欲坠,所余下的空间只允许半身通过。 黄少天趴在地上往里看去,确认安全后索性匍匐进了房间。“这种房间不知是用来做什么的。”黄少天的声音从房间飘出,撞击着回荡在寂静的楼道中。 


见黄少天消失在了自己的视野里,喻文州随即放弃了尚未排查完全的右侧若干房间,他静心听了听,转身离开了空无一物的铁皮盒子,弯腰进入了黄少天所在的房间。


“咣——”


刚走入房间的喻文州心下一沉,他立刻背向墙壁,带着金属倒刺的鞋跟与金属地面发出清脆的摩擦声。多年的训练使他的身体行动先于大脑,在思考出下一步的对策前,喻文州已完成了举枪上膛的动作,瞄准着自己先前进入的位置。


入口被阻断了。在喻文州进入的瞬间,腐朽的钢筋终于不堪重负,断裂的同时令开关的暗墙自由落体,将这个房间与外界阻隔开来。沉积的粉尘开始由墙下弥漫而出,喻文州放下枪,寻找着黄少天的踪影。


“队长队长队长——什么情况——”黄少天听见身后传来的巨大声响,迅速跑向入口处,突然从墙角出现的身影让喻文州微微一惊。喻文州走近墙角,才发现一条暗道被墙体遮掩住,视觉上的落差使人无法很快发现这里还会有其他出口。


解释完之前的情况,二人稍作调整,喻文州跟随着黄少天走进了暗道。“啊,说起来,这里好像是大楼上半部的电力供应室哎队长。”


“是吗。”


说话间,他们走出了暗道,进入另一个房间。也许用房间来形容并不准确,这是一个形如正方形的宽阔场地。很难想象一个楼层中居然会有如此大的空间,大概这也正是这层的房间都是环绕着这被电子暗墙隔离开的场所的原因。大量本应埋在墙内的电缆暴露在空气中,只是普通粉刷的内墙被粗暴地撕裂开,野兽一般将电线束缚在口中。注意到室内大大小小或倾或倚的变压箱后,喻文州肯定了黄少天的判断。


由于外部电缆的破坏,电力供应室内的电压无法保持恒定,所有墙体之外的电线都或多或少被截断,伤口处喷涌着闪烁不定的火花,成了这室内最显眼的存在。在喻文州检查着变压箱的时候,黄少天独自走向供应室深处,血腥味混合着灰尘和铁锈味从远处传来,让黄少天分不清究竟哪一个才是主体。供应室的左边主要用于摆放各种变压箱,右边墙上零星却紧凑地钉着很多钉子,上面有一些日常用品,一些头盔和刀具被挂在最下面一排的钉子上。


“队长快看这件大衣你穿一定不错!”


“少天,别碰不必要的东西。”


黄少天惺惺地将衣服放回原处,再次观察着四周。也许在大楼废弃之后,这里曾短暂地成为人们的避难所,黄少天看着墙上的潦草涂鸦,默默在心里划了一个十字。干涸成色块的血渍覆盖在粗糙的涂鸦上,竟成了这些粉笔作品的最佳保护衣,血迹外的笔触都模糊成了雾一般的画面。密闭的室内环境最大程度地保留下了人类被屠杀时的场景,通过喷溅在墙上的血迹,无力还击的普通人类濒死时的悲恸几乎完好地还原在黄少天眼前。


走到供应室的尽头,尽头的墙面和另外几面墙相差无几,毫无生气的电线束从天花板上垂落,和墙面中裸露着的电线不时相击发出细小的火光,橡胶圈的边缘被烧糊成接近粉状,没有被高温烧毁的部分也都已老化,无法再发挥过去的作用。黄少天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个房间……没有别的出口了吗。


进来时的门已经被封锁,除非用炸药破坏,否则没有从原路返回的可能。而他和喻文州各自随身携带的液体炸药剂量并不大,即使是全部一起使用炸开了入口,同时也会造成楼层其他房间的破坏,甚至将这一层化为废墟。就常理而言,作为一个电力供应室,绝不会只有这样一个狭小的入口,一定会设有其他通道与外界相连,方便人员操作与通行。但是此时检查过了每一个角落的黄少天正站在供应室的最末端,通向外面的方法除了利用天花板上的通风口再无其他。


难道这里的人都是蜘蛛侠吗,黄少天习惯性地吸吸鼻子,立刻被涌入鼻腔的糜烂味道折磨得反胃无比。算了,黄少天端好枪,向喻文州走去。


“有什么发现吗,少天。”喻文州半跪在地上,查看着主变压箱的工作状况,看见黄少天向他走来,便直起了身子转向他。


黄少天耸耸肩:“整个屋子都差不多,没什么特别的东西。”


“这一幢大厦搜索到现在,也没有发现幸存者。”


“来这种商业性大厦,我还以为一定会有几个人呢,真是的,病毒扩散那么快要我们怎么工作啊队长我要申请休假。”


“你的假期不是用完了吗。”


黄少天刚准备提醒喻文州他的假期也和自己一起用完了的事实,忽然发现喻文州的身体摇晃了一下。


“队长你不舒服吗。”黄少天一改散漫的步伐,快速走向喻文州。


“嗯?”


还没有开口,黄少天发现喻文州又猛烈地晃动了两下。


不对……


黄少天意识到,并不是喻文州在晃动。


喻文州身后的变压箱在剧烈地摇晃着,幅度越来越大。


“文州趴下!!”


在黄少天狂吼出这一句时,喻文州果断地做了一个前滚翻,几乎是同一瞬间,一只腐烂的血手猛烈地破开了变压箱的门,像撕碎纸片一样轻易地用手腕拉开了变压箱,直直地向前方的喻文州伸去。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黄少天立刻拉下保险栓,对准那只正四下摸索着的手一通扫射,在打碎了手臂后,机枪微微上抬分毫,把箱内丧尸的头部连同振聋发聩的嘶吼一同爆碎在原处。


“呼……呼……”黄少天紧张地看着变压箱,不敢有半分松懈。


喻文州一边调整自己的枪身,一边走到黄少天身旁,“被感染的人躲到了空了的变压箱里,想要躲过袭击吗。”


“看样子是的……”看了一眼被自己打落在地的手,黄少天将目光又移回变压箱内。等等……地上有两只右手?


“嗷!!!!”变压箱的门被巨大的蛮力撞开,一只丧尸用仅剩着的左手拎起身旁完全死去的尸体向喻文州的方向砸来。


喻文州连瞄准都没有做,抬手便击穿了丧尸的喉咙,黄少天也没闲着,在飞来的尸体靠近之前便打成了马蜂窝。


在尸体落地的瞬间,喻文州忽然看清,藏着丧尸的那只变压箱,连着墙体的那部分竟然是空心的。原以为是密室的地方,在被除去了遮挡之后多出了一条通向其他房间的道路。不知是人为还是无心之举,被掏空的变压箱被移到了这房间的唯一出口前,堵住了去路。而现在,变压箱已完全成为一个徒有其表的环,歪斜地依附着套在洞开的墙面上,在那之中,在本是逃生之路的通道中,正有着无数闻到了新鲜血液味的丧尸蠢蠢欲动着移动过来。


“该死该死该死!”黄少天把弹链从背包中扯出,将机枪抵在腹上将火力开到最大,“等会儿我们要顶着满身的丧尸血杀出去吗,之后还要继续搜查的我可不想每天都臭烘烘的啊——”


“找到水源就给你洗。”喻文州点射着通道里离这边尚远的丧尸,“对你的奖励。”


“文州你可别反悔!”黄少天闪电般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干脆取下了背上因为不趁手而一直闲置着的另一把轻机枪LWMG,开心地在手中转了一圈,双枪火力全开,“我们来比到结束为止谁解决的多!我赢了的话你不仅要给我洗衣服还要做一顿饭一顿饭一顿饭!!”


“你用双枪,数量应该减半才合理。”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这是合理竞争也是为了大局着想啊!”看喻文州没什么反应,黄少天在机枪高速运转的声音中努力喊着,“文州文州我们再商量商量呗?”


喻文州不禁笑了,黄少天没有注意到,依旧目视前方,对丧尸们喋喋不休地说着讨价还价的事。僵持了十分钟,喻文州和黄少天的脸色都有点难看。在强火力对抗下,这些变异了的怪物无法靠近他们半分,但源源不断出现的丧尸丝毫没有减少的迹象。随着变压箱外的丧尸尸体数量的增多,二人不得不慢慢退后,这无疑给新出现的丧尸提供了更多活动的空间。


“我们需要另寻出路。”喻文州看了一眼黄少天。


“切……”黄少天咬着新换下来的弹夹,把脚下的空弹壳踢到一边,“只能爬上面的通风管道了。”


喻文州寻找着离他们最近的通风口——自己的右后方,一个变压箱的正上方。供应室的高度大约三米,没有梯子一类的辅助他们很难到达上面。


“少天,掩护我。”喻文州又解决几只后,突然向一边跑去。


“那还用说嘛。”


喻文州来到通风口下的变压箱后,这只变压箱体型相对较大,仅次于挡住了出口的那只空壳。所幸它已经停止了工作,免去了不少麻烦。喻文州取下绑在腿上的折叠军刀,利落地砍断了变压箱背后所有电线连接的螺丝底座。


解除了变压箱和电源的联系,喻文州爬上变压箱的顶端,想要拆下通风口的栅栏。遗憾的是,栅栏的边缘因为锈蚀,使得拆卸变成了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而在喻文州对付着通风口的时候,黄少天最先使用的Mk12的弹药再次告罄,无法及时装填子弹的他只能用一支普通输出的LWMG勉强应付着丧尸群。


几只丧尸注意到了变压箱上站着的喻文州,放弃了黄少天,转而去攻击喻文州,想要爬上变压箱。


“喂喂,你们跑了我很困扰啊。”黄少天将枪口转向喻文州脚下的丧尸,消灭完特立独行的几只后,丧尸群却更加靠近了自己几分。


“……可恶!”黄少天本已退至和喻文州平行的位置,他望向喻文州,转而向供应室深处跑去。


而此时,喻文州终于拆下了通风口的栅栏,以免再吸引来丧尸,他咬咬牙,爬进了通风口。确定好通风管道里逃离的方向后,喻文州从窗口探出身子焦急地寻找黄少天,发现后者已快被逼至墙角,离他最近的丧尸不过两米不到。


喻文州大声喊道:“少天!”


黄少天抬头看见通风口里的喻文州,冲他点了点头。


喻文州不假思索地朝着房间中部和丧尸涌入之处扔下了两颗手榴弹。振聋发聩的爆炸过后,丧尸大队总算是被截断了,还余下黄少天周围奋力抵抗的一些残兵。黄少天如释重负般甩出枪膛中的最后几颗子弹,终于拔出了身上的猎刀,冲进丧尸中,行云流水般挥刀便割断了面前两只丧尸的咽喉。黄少天穿梭在丧尸中,血花飞溅,却没有一滴是属于他的。身后斜刺而出的丧尸想要抓住黄少天,却被喻文州击飞了整个手臂,随后便是如花椰菜般爆开的脑袋。


终于接近了喻文州下方变压箱的水平位置,黄少天却是在变压箱对面的方向。深吸一口气,奔跑着的黄少天抱起机枪,直接踏上了垂直的墙壁。他翻转在空中,手中的猎刀像设定好了轨迹一般稳稳甩出,将接近的两只丧尸齐齐钉在了墙上。跳落在变压箱前,原本直立的箱体因为受到了手榴弹冲击的缘故,躺倒在一片狼藉的地面上。但事实上,这种小意外完全不会被纳入黄少天的担心范围之内,因为喻文州已经向自己张开了迎接的双臂。


将黄少天拉进通风管道之后,喻文州用力拥抱了一下他,在这样从死亡手中夺来的短暂间隙里,彼此呼吸着对方项间的熟悉气息,竟觉得无比安心。虽然逃离了魔窟,但一切并未就此结束。喻文州打开背包,从中取出了全部的液体炸药。


从丧尸数量来看,这栋大厦已经完全被感染,没有再继续搜查的必要的话,大厦本身若再保留下去,只会成为更大的隐患。敲掉了一个企图爬入管道的丧尸的脑袋,黄少天从喻文州手中接过炸药管,丢向又涌出了新丧尸群的通道口。


现在所需要做的,就只是与时间赛跑了。


他们所携带的炸药是十秒后自动爆破设置,喻文州和黄少天紧握着对方的手,飞奔在狭窄的通风管道里。在喻文州接通直升机的联络电话时,他和黄少天都感到脚下地动山摇般的摇晃。汇报了现在所在的位置后,二人利用着原有的速度,撞碎了通风管道尽头的玻璃。


脱离地狱般的大厦的一刹那间,汹涌的火舌从他们脱身的出口处喷薄而出,而被火焰包围的楼层及以上,须臾便倾倒在爆炸后滚滚浓烟里。


而喻文州和黄少天则先后落在了前来接应的直升机所搭建的空气垫上,没有受到一点损伤。


“这次绝对是我的数量最多!”


“说了要减半的。”


“……队长你说话不算数啊队长!!这样怎么能肩负蓝雨总部的未来怎么能怎么能!!”


喻文州微笑着看着黄少天,顺手揉乱了对方的头发,并在他再次抱怨之前,吻住了他的唇。


 


 


 


TBC


 


 


 


 


~塞子的小剧场:


【文州快看啊这大衣你穿一定很帅!】


【少天别碰不必要的东西……】


【小卢跟我一起来!康忙baby let's go!!!(唱)】


【来嘞黄少!hey!hey!】


【U!U!i dont like ur girlfriend!】


 

评论
热度(40)
  1. 塞三腿唛壳斯 转载了此文字
    蠢到没药救了……才发现这是博客可以转载的……链接戳不到直接转载好了……人设点我头像就能看到了w
© 塞三腿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