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没皮没臊


母鸡说过,母鸡很想给大家下好吃的蛋,但是如果你碰巧吃了个坏蛋,那么母鸡也只能抱歉的说一句,对不起

【喻黄】吃在蓝雨,吃在广州,吃在中国

【喻黄】吃在蓝雨,吃在广州,吃在中国 1


这里是饥饿的阅读提示!

大部分资料来自网络,不严谨不可考

还是傻白甜但是比索克萨尔太太正经些w

饿
饿饿
饿饿饿
饿饿饿饿

这是一个喻文州和黄少天边吃边谈恋爱的故事w


1.

有些人天生擅长找美食,管他巷子有多深,只要里面的酒够香,掘地三尺找出来。

有些人天生擅长点菜,不管是多文绉绉的菜单,都能挑出里面最美味的,配出一桌子好菜来。


黄少天和喻文州就是在蓝雨训练营里翻墙认识的。

蓝雨训练营里都是未成年,既然监护人们把孩子们送来这里,蓝雨就会对他们的安全负责。吃食堂住宿舍,怎么看都是管理严谨的好地方。

但是身在广州,天天吃食堂,怎么对得起这里人杰地灵。

于是总会有人半夜翻墙爬出去吃外食。

这条路线就是黄少天发现的。

被魏琛从网吧拎回来之后黄少天发现自己少了点儿自由。

不能随时溜达出去吃东西啦?!!!

宵夜也没有啦?!!

门口的保安总会把小猫儿似的黄少天拦在门口,塞颗糖让他乖乖回去睡觉。

这是虐待!黄少天语。

他想念奶香味肆溢爽口柔嫩的双皮奶。

粉白色的米面皮包裹着汁鲜香脆叉烧的叉烧肠粉。

洁白柔韧在锅中变成金黄色带着点点青葱的炒河粉

……

让黄少天窝在食堂远离这些美食?

不可能!

黄少天跟同期的小伙伴们偷渡了根结实的麻绳绑在了后墙一颗树枝伸到墙外的粗壮的树上,白天把绳子扔上树,晚上再把用竹竿挑下来,爬出去吃宵夜。

别人都是隔几天去一次,但是黄少天是每天都爬出去。

每天黄少天都会发现自己藏严实的绳子被人动过了。

细思恐极。

有一天黄少天爬出去之后就在墙边上躲着,看看是谁偷偷摸摸动自己的绳子。

不到一会儿,一个中分少年跳下了墙,落地悄无声息,黄少天几乎以为自己看到飘飘了。倒是中分少年率先走过来。

“你是黄少天吧,我是喻文州,正好遇到了,结个伴一起?”

黄少天当然知道喻文州,喻文州并不在他平时那一伙在一起闹腾的人当中,他的手速慢非常出名,真的很不像立志要做职业选手的人。

“好啊好啊我们走啊,今天我们去哪儿吃!”自来熟的黄少天才不管他手速怎样,有人陪着就代表他今晚不会寂寞了。

“陈添记艇仔粥?他家味道不错。”喻文州滑了两下手机看了看地图。

“不,我们去新洲看看!”

“诶?”喻文州觉得奇怪,这么晚跑到新洲码头做什么。

“喝粥啊!!我第六感觉得那里的应该正宗一些!”黄少天往地铁站走。“快点的话就能早点回来睡觉!”

喻文州也是每天出来吃宵夜,但基本都是在附近点些新鲜的尝尝鲜,从没想过往更远的地方跑。

一是怕来不及回来,影响第二天的训练。

二是,一个人,寂寞。





tbc


-------------

这篇应该不长www
主要作用是报社【nitama
他们会从广州吃到中国的w
比赛比到哪儿就吃到哪儿wwww


这篇的话更新时间不定……哪天饿了哪天更【咦】

评论(65)
热度(286)
© 塞三腿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