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清奇,没皮没臊


母鸡说过,母鸡很想给大家下好吃的蛋,但是如果你碰巧吃了个坏蛋,那么母鸡也只能抱歉的说一句,对不起

【喻黄】索克萨尔太太回复我了 番外1 少天你叫的不够浪

【喻黄】索克萨尔太太回复我了 番外1 少天你叫的不够浪

看到标题……你们就该明白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

这只是第一段……

是喻黄肯定是喻黄不拆不逆


1.

喻文州倒了一些透明液体抹在了黄少天的耳后,两人相对而坐,一脸正色。

黄少天每隔几分钟就拿两个镜子对着耳后照,喻文州也伸着头,随时注意有什么反应。

"不行……还是起了小红点……这是最后一种了。"喻文州叹了口气,拿湿毛巾帮黄少天擦干净耳后,黄少天一脸无奈,摸摸耳朵,还有些痒。

两个人在一起小半年了,但是关系一直只是停留在接吻和互相打炮的阶段。

因为。

黄少天对润滑剂过敏。

而且是几乎所有的润滑剂。

过敏症状不一,有的发红有的起疹子甚至有一种让黄少天呼吸困难送去了医院打吊针。

看到喻文州为了尝试更多的润滑剂跑遍了所有实体店,翻遍了几乎所有网店,黄少天有点小感动。于是跟着喻文州一起跑前跑后。

黄少天想着喻文州在自己身下呻吟,想了想就进了喻文州家的厕所。
喻文州想着黄少天在自己身下呻吟,想了想就去了隔壁黄少天家的厕所。

回来以后两个人哈哈哈照旧,但是各自心怀鬼胎,图谋不轨。

黄少天偷偷下了gv学习。
喻文州进了同志论坛进行直播。

这两人明显不是一个级别的。

三天后喻文州家里堆了大大小小散发着粉色气息的快递。

开始了奇妙的实验。

但是直到最后一种也不行。

悲伤逆流成黄浦江。

喻文州又叹了口气,黄少天也跟着叹了口气。

"算了我们先去yy录音吧,这次的广播剧有点紧,趁双休日都有空我们去确认一下。这件事……我们以后留意着关注就可以了,别多想,总会有办法的。"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示意他别担心。

黄少天心领神会,也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回家拿麦。


YY频道中。

"诅咒大大,你旁边小朋友叫的不行啊。"

黄少天当然听到了,心想自己播音主持专业的,到底哪儿不行了。

跟喻文州在一起之后,也就经常跟着喻文州一起录广播剧,大概想法就是这种事儿得让专业的来,大概还有听男神喘息的意味在里面。专业的就是专业的,录到h的时候,看着旁边喻文州面不改色,自己也也硬着头皮直接上。

"卧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到底哪儿不行啊说明白点!!"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没说话就自己问了。

"小朋友你叫的不够浪啊!"导演姑娘直接说了出来。

黄少天脸一红。看了看旁边专注盯着自己屏幕一脸平静的喻文州。

"小朋友,诅咒在你旁边吧,让他教教你。"

喻文州回头,正好和黄少天对视。

"好的,我先下线了,等下再上来。"喻文州立刻关了麦,拍上电脑,一把拽掉黄少天的耳机,按着他的头,居高临下的深吻着黄少天。

谁说喻文州表面平静内心也平静的?喻文州内心可激烈了。




tbc

----------


卡在这里不人道么?
我心干净天地明鉴。



评论(38)
热度(287)
© 塞三腿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